比尔住旅馆,辣小姐和不辣先生

一天晚上,BILL先生来到一个以信息产业发达而闻名全球的大城市,住进了一家豪华旅馆,他让服务员早上八点叫醒他,然后倒头睡去。

辣小姐是父母逼着她去相亲的。辣小姐不愿意去相亲,她的父母就各种好说法。辣小姐说行行行,你们别说了,我去还不行吗?辣小姐的父母说,时间定在星期六的晚上,你去的时候要拿着一支玫瑰,去哪个餐厅?他会给你发短信的,爸妈我明白了。

       楼下新开了家小肥羊,正搞活动,就去吃了一顿,体验如下。

这个女人死在西式浴室的浴缸里。长长的头发浸泡在些许黝黑渣子漂浮着的浴缸水里。鉴识课人员竖起马梯,正在拍着照片。森下刑事从死者的胸前移开视线,视环一下浴室。浴室里的一边有马桶,浴缸则在相对的一边。洗面台和镜子在中央部分的墙壁前,镜子前摆有一些化妆品和电刮胡刀。他的搭档新川刑事进来说已把公寓管理员带来,于是森下走出浴室。头顶略秃的管理员探头想看浴室内部的情形,森下却推着他来到房间后在沙发上坐下。“濑户小姐真的死了?”管理员频频回头说,“昨天还活得好好的嘛。”“死者的名字叫什么?”“名字叫做濑户英子,我记得她说过今年25岁。她是银座一家叫做‘红唇’的酒吧的女招待。她到这幢公寓住了才半年左右,而对找她的形形色色的男人可以说应接不暇。”这管理员好像很爱说话,这时一边以遗憾的表情瞟一眼正在进行摄影工作的浴室,一边打开话匣子说:“或许这就是现代年轻人的生活状态吧,在我看是荒唐的事情,这些人都做得出来。有一次,她还带了一位来日本拍外景的法国影星回来呢。来这里找她的男人可多了。可是,再怎么样一个美人儿,一旦翘辫子后,还不是一切归于泡沫吗?”“再怎么样一个美人儿,死后还是一切归于泡沫——你认为这样吗?”“那当然,这还用得着说吗?生前,她的声音非常富有磁性,肌肤更是美丽极了——才25岁就一命归阴,您不觉得太可惜吗?这个年龄的她不是一朵正在盛开的花吗?”“一朵盛开的花?”森下以不屑的表情说,“你不知道她——不,应该说人字旁的‘他’才对——是个男人吗?”“什么?”管理员傻不楞登地尖叫了一声。他好像一下子没有了解森下所说的话的意思。“他做过变性手术,户籍上却是男子。所以,濑户英子这个名字只是假名而已。”管理员有如哑吧吃黄莲一般地说不出话来。同样的事在向濑户英子所服务的“红唇”酒吧的老板娘以及女招待们质询时也发生。老板娘犬饲节子从森下口中得悉这个事实时,几乎都战栗起来了。“什么?英子是个男人?这种事情怎么能叫人相信呢?”“你想,有没有人发觉过这个事实呢?”“我敢说没有。到店里来的客人更不可能知道吧?”“他……不,她……”问话时,森下自己也觉得有些混乱了,“她在店里算不算很红呢?”“您的意思是说……?”“我要问的是,她有没有特别要好的顾客?”“我想这倒没有。她对顾客很有一套,冲着她来的客人不少,可是,她好像没有特别要好的顾客哩。”我也不能完全相信节子的证词。森下心想。她不但替顾客保守秘密。也得顾及自己的店誉,所以不说实话也是难怪的。不过,死去的濑产英子从来没有和酒客发生肌肤上的关系。这也不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要是有客人识破英子真正的性别,这件事情应该老早就传遍店里才对。“可是,”新川刑事表示的是不同的见解,“由于手术成功,所以别人看不出来,这也有可能吧?总之,这位老板娘为了顾虑客人的立场,所以不肯说出实话,这应该是事实才对。濑户英子昨晚带男人回到公寓来的事情明明被人看到嘛。”“不管怎样,这是一桩奇妙的事情,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事实上,森下的预感确实情中了一部分。濑户英子之死是由于事故还是被杀,在这个阶段还没有得到证实。英子的尸体并没有外伤或服毒的痕迹。解剖的结果知道他的甲状腺机能有异常,由体内有溢血点这一点来看,他是于凌晨2点左右时因心脏麻痹而猝死的。然而,他的心脏机能却和一般健康的人完全无异。年轻的新川刑事希望将这桩事件以事故死亡而处理掉。查询结果知道有一个男人于凌晨1点左右从他房间出去,这也是他的理由之一。“这个男人走后,他一个人洗澡,因心脏麻痹而突然死亡——事情一定是这样的。由于平时打女性荷尔蒙打得太凶,身体因而非常虚弱,我想这是原因吧?”“是吗?我的看法却不一样。当时,这个房间的门不但没有锁上,还开着一半。尸体就是因此而被发现的。当时虽然是深夜2点钟,可是,一位年轻小姐要洗澡而不锁门,你认为有这个可能吗?”“她不是年轻小姐,而是年轻男子嘛!”新川不以为然地说。森下却摇了摇头。“本质上是个男人没错,可是,实质上过的是女人的生活。这种人往往比真正的女人更有女人味。而且放在浴室里的电刮胡刀使我耿耿于怀……”“这个人使用电刮胡刀有什么不对呢?”“话虽这么说,我总是觉得难以释怀。这把电刮胡刀哪里来的,你帮我查查,行吗?”“可是,那只电刮胡刀不是坏了吗?”“谁买的东西,这不也是一个线索吗?”新川走后,森下刑事叫人把叫来的“红唇”酒吧酒保请到侦查股办公室里来。侦查官背窗而坐,各处警署都是这样。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被询问的人不但不容易看出侦查官的表情,更会觉得目眩。起初,这个酒保守口如瓶。他好像受到老板娘节子特别的叮咛,对森下的质问很会顾左右而言他。森下虽然不愿意,最后只有使出杀手锏了:“你好好看着我的脸!”酒保只好眯着眼睛盯住森下的脸。“那天晚上,濑户英子是一个人回去的,你敢这么说吗?”“是的。”森下抿起他的嘴。酒保盯住他片刻后,将头垂下去。森下这时低声说了:“你太不合作了,我为你觉得遗憾。”“您说什么?”“我说你太不合作。算了。回去的时候,希望你到保安股去一下。”“保安股?”酒保神情不安地喃喃说。“是啊。你们店里不是在卖未缴税的洋酒吗?”酒保突然变得面如土色。森下故意更紧地抿起嘴巴。半晌,两人都在令人窒息的沉默之下僵持着。酒保木然不动。不一会儿,森下巧妙地说:“就算是一个人回去,你难道看不出她和什么人约好的吗?”酒保想了片刻后终于回答道:“我说的话,请您向老板娘保密,行吗?”“这没有问题。现在你说吧。”酒保好像认了,“我是后来从别的女招待那儿听到的,那天晚上,英子好像和一位客人约好11点半打烊后在外面碰头。”“对方是怎么样一个人呢?”“是国立电工公司的主任秘书辰原先生。”酒保有些为难地说。森下虽然从来不玩股票,国土电工公司这个名字倒是听说过的。他之所以知道这家公司,是因为风闻过这家公司董事长上杉京辅的名气。国土电工公司能发迹到今天如此的超级大公司,完全是依靠上杉京辅超人般的经营手腕的结果。事实上,上杉京辅确实是一位传奇性人物。他过去当过报童,16岁时到一家小工厂当工人,23岁时就已独立。以“诚实为胜利之原动力,不诚实为败北之出发点”为信条的他,目前已是资产三百亿元的大公司老板。这家公司的股价在一百七十元左右,是优良股之一。这样的国立电工公司主任秘书和死去的濑户英子约好要在一起——森下刑事不觉咽口口水,这是巧合吗?“这位辰原先生是不是常到‘红唇’酒吧来呢?”“一个月大约两三次,不算多,也不算少。可是,辰原先生并没有对英子小姐着迷。”“那他是冲哪位小姐来的?”“我看,他好像没有特定的目标。”“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到‘红唇’酒吧来的呢?”“那是大约两个月前的事情。第一次是山正证券公司业务部长柿泽先生带他来的。”“这个人是你们的老主顾吧?”“是的,他是我们的老主顾。”“好了,谢谢你,你现在可以回去了。”酒保行个礼就疲惫不堪地走出了办公室。国土电工公司主任秘书算来是有社会地位的人,对这样的人断不能像对酒保那样来应对。该以怎么样的方式来应对呢?森下刑事刚环抱双臂开始思考时,电话铃响起。“请问,”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畏畏缩缩的声音,“贵署有没有一位姓森下的刑事先生?”“我就是森下,请问你是哪位?”刚开口问时,对方已“咔达”一声把电话挂断。森下刑事立刻叫出电话总机的警察。“刚才的电话是哪里打来的?”“是外线电话。”“电话怎么断了?”“是对方挂断的。”“对方有没有说名字呢?”“说他姓佐藤。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呢?”“好了,算了。”森下挂断电话。佐藤绝不可能是电话中的男人的真名。佐藤啦、铃木啦……这些都是日本人常见的姓。自称这些姓的,多半是冒名的人——这是森下的直觉。但是,刚才的人是以什么目的打电话来的呢?莫非和濑户英子事件有关?

清晨,BILL先生被一阵熟悉的启动声惊醒。睁眼一看,墙上的大屏电子钟正指向八点。片刻,屏幕上醒目地跳出了几行大字:“旅客还未起床的错误发生在他所睡的床上,欲知详情,请与总服务台联系。”BILL脱口而出:“确定。”那行字便消失了。

辣小姐很讨厌相亲,讨厌是讨厌,但是,辣小姐的每次相亲她都会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去,他对朋友说,漂亮是资本,说不定,相亲会遇上我的真爱呢。对呀,每个人都想遇到自己的真爱,可是不试试怎么知道遇不见呢?

时间:周日 下午 5点

起床后,BILL开始刮胡子,刚刮了半边脸,刀片却缩了回去,BILL莫名其妙,他仔细端详刀架,才发现上面写着:你正在使用的刮胡刀是一个未注册的共享版,请立即到本公司注册!BILL决定自己去买刮胡刀,他一手捂着半边脸,一手刚触到门把手,门上突然弹出一个小窗口:“本旅馆为您提供了全天候舒适无比的服务,如果您离开了房间,您将享受不到全面的服务。你确定要出门吗?确定?取消?”BILL先生生气了,用拳头在“取消”上猛击一下,然后他发现门还是可以拉开的。他气呼呼地出了门,经过服务台时,服务小姐笑容可掬地把他叫住:“BILL先生,你出门时执行了一次非法操作,我们将为您修复错误,但需要您交付一笔技术支持费。”BILL说:“请便”。

星期六的晚上,她的手机来了一条短信,短信内容是,你好,我是你的相亲对象,我在高雅餐厅,32座。辣小姐看到短信,自言自语说,短信都不会发,这人一定不好看,辣小姐还是,打扮,化淡妆,穿着自己喜欢的衣服和鞋子,打车去高雅餐厅。

地点:深圳桃园·小肥羊

“先生,这种刮胡刀的用户界面豪华无比,独特的刀片造型与您的脸型100%兼容,而且支持各种胡子格式:小胡子、八字胡、络缌胡。。。刮起来滑顺舒畅,决非不完全版。”刮胡刀店里的小姐热情地介绍着。BILL很满意,于是掏钱买下了。

到了高雅餐厅,直接到餐厅里面?辣小姐问,你好32座在哪里?服务员带小姐去32座,到32座,不辣先生立刻起身向辣小姐握手,不辣先生说你好,你就是杨啊姨介绍的女孩吗,辣小姐说我就是,你好。不辣先生说请坐请坐。

吃饭人数:2人

午餐时间到了,BILL走进餐厅,拿起菜单一看,只有肉菜、素菜两项,BILL迷惑不解。服务生走过来说:“请用手指单击项目,将会弹出下拉式菜单,然后双击选择您最喜欢的菜。”BILL花了半个小时,才从肉菜/美洲/美国风味/大众菜/快餐类/鸡类/炸鸡类/下面选中了想要的肯德炸鸡。

不辣先生叫服务员过来,拿着菜单和笔走过来,把笔和菜单放在不辣先生的面前,不辣先生直接放在,辣小姐的面前说,你点菜吧,辣小姐不好意思的说你点吧,不辣先生说女士优先。辣小姐听了这话,才把菜单翻开,拿着笔在上面画对号,辣小姐点完直接把菜单给不辣先生,不辣先生点了一个自己喜欢吃的菜,点完菜不辣先生把菜单给服务员。

       就这样,下午5点的时候就到楼下吃小肥羊了。到门口附近的时候,看到服务员聚集在门口正前方喊口号,有点无语地站在一边等他们解散了,然后再走进去。坐下点菜,吃,结账,基本流程就是这样。就分这三个阶段进行评价吧。

很快,BILL要乘飞机到另外一个城市去。临走时,BILL收到了旅馆的一份礼物:一个已注册的刮胡刀,并附着一篇说明:“感谢您的注册!本公司即将推出增强版的刮胡刀,价格低廉,功能强大,敬请留意,届时全国热卖!”

不辣先生说你平时喜欢做些什么?辣小姐说看书写作,不辣先生说挺好的,辣小姐说你呢,我平常,爱看一些武侠小说,辣小姐说的挺好,他们在聊天中度过等菜无聊的时间,不知不觉菜都上齐了,服务员把饭端到他们面前,辣小姐迫不及待的把筷子拿起来说,我们一起吃吧,不辣先生说好。

一、坐下点菜

不辣先生也拿起筷子,夹菜时抬头一望全是辣的菜,看的不敢吃,仔细看了看只有自己点的白菜盐水是不辣的,只夹白菜盐水吃饭。辣小姐看到他只夹白菜盐水说尝尝我点的菜,可好吃了。不辣先生弱弱的说好,这时心里想那个菜不辣,那个菜不辣,看了又看,发现有一个菜少辣就用筷子夹进嘴里,不辣先生辣的脸通红,拿起满杯的水喝完了,辣小姐看见他通红的脸忍不住笑了问你是不是不能吃辣的,不辣先生低头回答说是的,辣小姐说你吃你的白菜盐水吧,我吃了这些辣的菜,你别吃了,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不喜欢吃辣的,我也没问,现在我才知道你不能吃辣的,不好意思,实在对不起,不辣先生说没事,也有我的错没告诉你我不能吃辣,辣小姐说要不要再点一些菜你喜欢吃的不辣的菜,不辣先生说不用吃这一盘就行了。他们两个人说完互相对视笑了笑,辣小姐说我们两个人,就是吃的口味相反,但是兴趣爱好差不多,还是可以长久交往的。不辣先生听完这些会心一笑。

      一进门,刚解散的服务员就大喊了一声 欢迎光临 ,虽说已经习惯了这种吓你一跳的喊法,但,我只是来吃个饭,不需要这种震撼我的方式。

最后他们吃饭菜的方式都是,我点我的辣菜,你点不辣的菜,各吃各的菜互不夹菜。喜欢你,我不会因为不喜欢辣的菜就不交往,你也是一样,喜欢我不会因为我不吃辣的菜就放手,也不会因为什么改变口味,喜欢不改变口味的你。

      两个人来吃,自然在寻觅两个人的位置,从门口走进了一半,发现都是四个人的位置,就随意挑了个面对门口的位置坐下。坐下来后,我掏出活动优惠的手机截图给服务员,询问是否能使用,第一个服务员对此一脸懵bi,第二个服务员马上过来接过手机查看,明确肯定活动还在有效期,并提醒活动优惠不能叠加。这时候听到第一个服务员小声问第二个服务员,这是什么活动,后者告诉他是网上的推广活动。业务不熟就不要在我面前表现出来好么,我的内心os。

      点菜时,拿到了菜单和铅笔,铅笔笔头不是对着我们,这点赞。打开菜单,准备看,这时服务员就开始突如其来建议两人的肉素搭配,嗯理解你希望我们吃得健康的用心,但我是听你说呢还是看菜单呢,况且这么没头没脑地开始说,我真catch不到你话题重点,就知道你在说话,下次麻烦请先询问顾客的偏好好么?

       低头查看菜单,第一次来还不知道有什么吃的,眼角瞄到服务员一直站在旁边,压力略大,一走开,马上放轻松了,交流了两句就确定要吃啥。再抬头准备呼唤服务员,唔刚刚还有三个服务员在附近的,这么一会就只剩下一个,而且这包括我们在内,有三桌是刚坐下的,就留一个服务员在,我们呼唤这个服务员时,明显看到他纠结了,看看他一米以外的那桌顾客,又看看我们。我们呼唤第三次服务员时,嗯这个服务员过来了,给我们下了单,这时候我们询问了一下,饭怎么计算,指出菜单上好像没有标价饭的价钱。服务员搜索了一下菜单,才告诉我们饭是2块一碗,并指出在菜单的哪个位置。我们点好后服务员确认菜单,无误后就请我们稍候,他去开单。

       在等待过程中,一个服务员给我们拿来了茶水,茶水有点烫,基于盛夏,而且空调也不算冷的情况下,这茶水要放上一阵子才能喝。环顾四周,人气还好,见到的位置都有人坐了,当然,以两三个人居多。这时候一个女服务员拿着单子走过来,问我们确定是否要菌菇锅,这锅底不辣。有点莫名其妙,向她确定是这个锅底。

二、吃

     等待了8分钟左右,菜就陆续上齐了,服务员说了请慢用,就离开了。我们就开始,等锅底沸腾。锅是鸳鸯锅,一边是菌菇浸泡,一边是蒜苗大蒜。水沸腾后我们就开始涮肥牛,这时候意识到我们没拿调料,按服务员的指引去调配了,回来把肥牛蘸着吃,口感蛮好。

      不一会儿就涮完了一盘,把第二盘拿到身边,准备开涮。这时候服务员走过来,说帮我们把空盘子收了,有点突兀,也没所谓,就让他收走了。没想到接下来有一空盘子就有一个服务员过来收盘子,所以一顿饭足足光这项,就被打扰了6次。我们又不是吃自助火锅拿了太多盘子占着不好,我们是点菜形式叫的肉菜啊,有必要把盘子马上拿走么,又不是放不下。。

     吃到后来,吃的速度放慢,就像把火调小,看着水一直沸腾冒泡,老觉得紧张,找不到哪里调火,只好看着空锅沸腾,再吃再放菜进去。有时候溅到了点汁,想拿纸巾擦一下,看桌面,十来张纸巾放在一个碟子上,最上面那张还是翻开的,默默拿出了自己的纸巾擦拭嘴巴。

三、结账

    吃得差不多了,起身结账。服务员指引我们去收银台,并告知我们支付宝支付有优惠,嗯点赞。在收银台确认了下支付宝支付是否有优惠,收银人员表示肯定,结果结账时没有优惠,收银人员一脸懵bi,只好问她,她说的优惠是不是支付宝搞的活动,她说是。无语地告诉她那活动昨天结束了。然后我们就走了。

总的来说,菜还可以,毕竟价钱摆在那里。服务肯定有待加强,至少对业务要清楚一点。明显都是不熟练的服务员。基础服务还不错,譬如上菜,加汤,等等,而增值服务,譬如菜单推荐、收碗碟这样子的服务提供,建议还是先询问顾客,后提供服务会更好一些。

本文由澳门钻石唯一旗舰赌场发布于澳门钻石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比尔住旅馆,辣小姐和不辣先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