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的科幻片,城管大队长向钉子户的华丽转

本人文化水平不高,不擅长在大脑进行深层次的二度揣摩。
所以感觉这片形式大于内容,除了表现手法值得在电影史提那么一句外(四星全给这句了),还真没感觉在其他方面哪里高明,故事很俗套,表演很浮夸,人类神经兮兮(西洋面孔日式表演,惊为神作的那些小资豆友们是不是没看过冢本晋也500年前弄的那些低成本小电影啊?),导演想通过外星人的视角来剖析人性,反而让外星人不像外星人了,更像是蹩脚的煽情花瓶。
我一直觉得以前科幻片不拿外星人讲人性,不是因为没想到或者认识不足,而是觉得没必要~导演这么做我觉得其实是他不知道怎么做只有这么做了,毕竟他长项在于技术。。。
当然也有可爱的《ET》讲外星人柔情似水的,但ET胜在角色搭配上。
我年少时学过点编剧常识,剧本最重要的就是角色搭配,就跟搞对象一般要‘有化学作用’,我觉得这故事看着别扭,最主要就是角色搭配的生硬,先不说最简单的‘英雄配美女’(别鄙视它俗,这可是希区柯克发明的),就算是主角是俩男的吧?也得一抑一扬,编剧只是简单认为一内向一外向就是互补了。先说这外星父亲吧,怪异的外貌和独特的嗓音也掩饰不了他性格的单薄,就是一‘矜持、感性、具有大无畏精神的宇宙科学家’。而作为第一主角的地球叔叔又太闹,闹的导致跟戏中搭档完全没有形成性格互补。叔叔即憨豆般浮躁而草率,又憨人般没有主见想一套是一套。
主角性格的单薄,直接导致情绪点的失控。
譬如被普遍颂扬的经典段落之一:叔叔穿着铁甲用各种孽——杀了一个飞虎队的尼日利亚人,紧接着嚣张的喷涌而出外加摆了一个擎天柱式的POSS,结果外星父亲一个狄龙般的眼神让他走,嘿!他还真就走了?那之前圣斗士般神甲附体,又翻跟头翻的那么潇洒干啥啊?走就走吧,好歹还有些星爷无厘头我以为要往cult上靠呐,但没走多远,又来了一个深沉的停步+潇洒的转身,看呐,他顿悟了!他良心发泄了!他累不累啊?!他走干嘛啊?穿着这一身铁甲孤度余生???
还有更玄乎的,很多朋友说,当看到叔叔用破镜子发现自己变异的器官,叔叔留下了那一滴‘鳄鱼的眼泪’时,而跟着感动流涕,继而悟到这个角色的人性光芒,继继而将影片上升到哲学的高度,我真有点肉麻了~
其实幕后得知导演刚30出头,纯玩技术出身估计文化水平也不高,所以我觉得他想的不多,就是要弄一形式经典内容B级的科幻片。
同风格影片我觉得没有《苜蓿地》好看;作为科幻片远达不到《异形1》那种划时代的意义。
美国人觉得好,可能是因为用科幻片的手法来剖析种族隔离制度(这玩意在美国犹如WEN革年代议论‘MAO’般神圣而敏感)所以老美哪家媒体敢说个不字啊?都个顶个挖空心思颂扬呐。
再有一种叫好的说是觉得片中杀佣兵就跟杀城管和拆迁办一样看出快感来,那我觉得就是咱国人一相情愿自作多情了,要这是咱自个弄出来的,哪怕有那么一瞬间看出快感我也跟着击掌叫好,但人家新西兰知道啥叫城管和拆迁办啊?他们哪儿见过掀瓜子摊,砸花盆,抡大锤+半夜放火的市井景象啊?
可能就是因为《苜蓿地》和《异形》,让我对这部片期待到勃起,结果反而容易失落。
更不理解三呼万岁的朋友们为啥那么激动昂扬。。。最大的可能就是本人可能属于豆瓣里文化层次最低的那个阶级(中专~)
再有大多数朋友的共同谈论点,我个人是这么理解的:
外星人有牛13武器,为啥还让人类成天当驴踢?我觉得这点编导处理的很吴宇森:视野广阔浪击天涯的虾星人很讲求‘义’,根深蒂固的感恩戴德,他们觉得欠地球一个救命之恩,虽然新鲜劲过后待遇每况愈下,但也要永记当初地球给予的人道。正可谓打死不虐爹妈,馋死不勾二嫂。

然而,这些可怜的大虾外星人,只是想回家而已,如同斯皮尔伯格的那部经典的《外星人ET》中的小ET一样,不小心遗落在地球的某个角落,他只是想要回到宇宙中的另一个星球,自己的家园而已。影片的后半段,当男主角Wikus感染了某种黑色的液体后,剧情和情感都有了明显的转折。如果说在影片前半段,观众也和剧中角色一样,对外星大虾充满了敌对和歧视的话,那么,后半段,观众的情感会不自己觉地站到外星大虾们一边。只因为那个看似丑陋却拥有极高科技的大虾和他的小儿子,竭尽全力地只为回到悬在城市上空的飞船,而后回到自己的家园。当Wikus这个已经被人类排除,非人也非外星大虾的异类,为了自己能变回一个人,为了帮助大虾及其儿子回到家园,而与人类武装誓死抵抗的时候,总会为之动容。

靠谱男青年威库斯是多国联合组织(MNU)的一名中层领导干部,风光无限的外星人拆迁办监察大队大队长。
说 这天,威库斯跟兄弟们带着家伙开进外星人难民营执行强拆任务。欺骗、恫吓、利诱、武装威胁、暴力清除,活干得那叫一个漂亮!不用说您也肯定猜得到。一心求 上进的威库斯,曾系统深入地学习过我国城管官方教材:《城管执法操作实务》,虽未得我朝执法部门武功精髓,但应付几个毫无地球经验的外星人,绰绰有余
尽 职的威库斯在执法过程中与数名外星人发生肢体冲突,并误食外星人的“流体”,导致基因突变,肢体逐渐“进化”为酷似虾子的外星人。本来,这应该属于工伤, 从政治的高度上讲,是个人为伟大的外星人拆迁安置工作作出的巨大牺牲。在有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这是要住高干病房、评劳模、做演讲、见总理的。不幸的是威 库斯是土生土长的资本主义余孽,丫岳父虽然是公司高层,并一手把他推上了大队长的宝座。但在关键时刻,丫岳父和丫老板又一手把威库斯推上生化实验台,让人 类的威库斯和众多的外星人一起,享受专业医师的活体解剖服务。
就这样,国外影史上最出彩的城管角色转眼变成影史上最衰的城管。在电锯距离胸口还有0.01公分的时候,威库斯小宇宙爆发,带着一只外星人的手逃到了外星人难民营,曾他枪口下瑟瑟发抖的外星虾子收容了他。此刻,虽然威库斯仍执着的认为自己是伟大的人类中不可分割的一分子且根正苗红。但在其他人眼里,他已经完成了从人类城管大队长到外星难民钉子户的华丽转身。
《第九区》的伟大无疑是跨领域的,在这个影像生产过剩,充斥着金属撞击的年代,他让《变形金刚》们变得无地自容,在这块被机油浸染的银幕上涂抹出一道人性的风采。
100年前,弗朗茨 卡夫卡完成了奥地利青年格利高里向大甲虫的变形,100年后,导演Neill Blomkamp让威库斯从一名风光无限的地球城管变成一只丑陋外星钉子户,不同的故事,同样的主题,殊途同归。
外 星人难民、种族歧视、冲突、变形、排斥、孤立、出卖。非逻辑性的前提下,符合逻辑的情节发展。真相总是残酷的:亲情和社会关系是架构在一定的社会地位之上 的,一旦社会地位崩塌,社会关系也就不复存在。不管威库斯的内心是不是一个人类,从他外形出现变化的那一刻开始,他就被归入了不被认同的少数派。岳父的出 卖、朋友的漠视、妻子的背叛。顷刻间,一个城管大队长,无任何主客观过失的大好青年,就成了被通缉、被追杀的怪物,从强势的大多数沦被孤立的少数,从执法 者沦为被驱逐者,威库斯是面镜子,照出了人性的伪善。
《第 九区》里有很多隐藏喻。一直盘旋在人类上空的飞碟,因内部战争而流亡宇宙的外星人难民,饱受种族主义迫害的南非黑人煮食外星人、倒卖猫粮,大街上外星人禁 行标志无异于“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而当看见主人公带着装甲车、直升机、佣兵团冲入难民区,肆意开枪,焚烧外星人卵子时,我脑子里一遍又一遍浮现出 鬼子进村扫荡的场景。
人类从未停止过对人性和博爱的追求,悖论的是,这并不妨碍我们深掘着异类、国家、民族、肤色之间的鸿沟。如果人性只是针对和我们一样的人而言,那么人性就是个伪命题。
影 片中的外星人捡食破烂、随地大小便、肮脏、丑陋、肚子里还长出两只小钳子,是我见过的最丑的外星人形象。人导演故意的。残害追杀主人公的是他高贵、整洁的 同类们,收留、帮助主人公的恰恰是这些奇丑无比、饱受主人公迫害的外星大虾。如果说。威库斯最初的努力都是为了重返人类,那么在最后一刻他挡在了人类佣兵 的枪口前,对他的外星朋友说出“带着你的孩子回家澳门钻石唯一旗舰赌场,!”的时候,他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外星人,他完成了地球人到外星人的华丽转身。作为人类的观众看见威库斯举起机器人手枪,把人类佣兵杀得肢体横飞的时侯,心中一阵痛快。这是个火星人比地球人靠谱的年代。
影 片的结尾,完全变成外星人的威库斯坐在垃圾堆上,折着一朵金属玫瑰花,笔者内牛满面。在一部人类人性全失的影片中,导演为我们保留了爱情这一束最后的余 温。三年后,外星人会不会回来?其实影片至此已成就经典,不需要续集。

你曾看过英雄落难、秦琼卖马的外星人吗?
你曾看过当人被感染成为外星人后的遭遇吗?
你曾想过人类对外星文明会有怎样的新变化吗?
如果要有可能的答案--进入《第九区》。

让大家见笑了

影片的结尾部分也有一定深度,已经完全变成异形大虾的Wikus在垃圾堆中折叠出一支塑料花,那是他准备送给他妻子的花朵,而这一刻,他的妻子始终相信,门口的那支被别人认为是垃圾的塑料花,一定是他深爱的丈夫为她而做。

和绝大多数外星科幻片不同的是,《第九区》似乎有新的色彩:
--外星人的角色 我们几乎没有在电影中看过超逊的外星人,但在第九区,这个人类设置的外星人集中营,除了那艘可以悬停28年的母舰显示出超高科技以外,无数外星人个个孱弱不堪,命似蝼蚁,真是虎落平原被犬欺,任人类凌辱、宰割又令人可怜;他们似一群工蚁,没有个性、思想和智慧,成天混迹于垃圾堆,无聊打闹,虚度旷野里的日子,甚至用外星武器跟人类黑帮换猫粮。只有“红虾”(主角)作为少数精英例外,一直从事地下研究,他试图重新启动坠落的控制室,梦想回到飞船带儿子回家。
--人类的态度 对落难的外星人,人类的傲慢、不待见以及控制欲远远胜过早期的好奇、窥视与崇拜。MNU就是这一态度转变的典型,其实也是自高自大的美国政府对待外族争端事务的一惯传统――无理干涉、貌似关怀而心怀鬼胎。MNU真正需要的是外星生命和文明的信息。
如此,影片的关键在另一个转变,那就是特工威库斯变成外星人之后的遭遇。之前,威库斯俨然城管队长,武装执法强制外星人搬迁;被同化为异形后,他不仅难以得到社会的理解,惶惶不可终日,被黑帮头子惦记着要吃了他的手臂,以能掌控必须靠外星人DNA才能使用的外星武器,更因成为人与外星人的完美异形而被MNU和他的高官岳父围捕。惟有自我拯救的威库斯只得寄望于红虾让自己变回人类,他开始理解这些形容丑陋但却和自己一样苦命的生命,并尝试付出信任,最终达成合作――他帮助红虾控制飞船离开了地球,空中留下了红虾3年后回归的承诺。
用咱们的官方语言来说,这种结局处理叫和谐。有没有外星文明?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们究竟如何面对它?
--“人”性的转移 《第九区》提供了观察社会和人性的新角度,我们不仅看到对人类种族歧视、隔离、纷争与冲突等复杂社会的影射,更观察到人性、兽性在人与外星人之间的转移。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大批徘徊于死亡边缘的外星人,有理想、爱儿子的红虾,MNU对外星人的强迁、枪杀,以及威库斯前后判然有别的遭遇、他对人之“我”的超越和“善”的再次发现,会发现,小我和大我、自利和利他并不矛盾,都是人性的自然构成。

晃动的纪录片式的镜头,各传媒巨头的Live直播,在如废墟般一样的贫民窟——“第九区”,隔离着从外星飞船上来到地球的外星生物,这些被称作“大虾”的外星人,外形丑陋、肮脏不堪,以腐肉垃圾和猫食为食物。当这群意外流落地球,但并未对人类产生什么威胁的大虾将再次受到驱逐时,当一个叫做Wikus的MNU官员在执行驱逐任务而被外星人研制的某种液体感染的时候,当这个有着无比优越感的人在慢慢变成异形物种的时候,精彩的故事上演了。

也许《第九区》是一部对未来的寓言。
但遗憾的是,在第九区,不是人,而是被颠覆形象的外星人越来越像人,而人越来越像他们头脑中的外星人,冷淡、傲慢与丑陋。
这是一个问题,就像第九区上空那艘久久悬而未决的巨舰。

《第九区》是一部打着科幻片旗号的非主流科幻片。

8月在美国上映的外星人科幻大片《第九区》已在网路上暗自散播。
剧情很简单:1990年,一艘外星母舰误降在地球上空,环境恶劣的贫民窟里100万失去领导人和营养的外星人(据说是采矿工)犹如孤苦无援的难民,28年来被人类安置在南非约翰内斯堡的野地里,号称“第九区”,一场外星人与周边人类的矛盾由此展开,人们呼吁要将外星人赶出地球。MNU(列国同盟组织)特工威库斯具体负责外星人搬迁工作,但在被外星人的神秘流体感染后慢慢变成外星人。于是,关于人类的世态炎凉、人与外星人之间的理解合作的故事进一步展开……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一爿橙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但这部小成本的科幻片却成为2009年北美票房榜的一匹黑马,更有评论说这部新西兰和美国合作的影片给了好莱坞一记耳光。那么,这是怎样的一部片子?又是如何非主流的呢?

本文最初发布于2010-1-20

与大多数科幻片一样,本片中的外星大虾们同样拥有一艘巨大的飞船,同样拥有先进的智能化的运作系统,拥有火力强大的武器,但不知何故流落到地球的他们,却并不对人类构成本质的威胁。虽然不构成威胁,但对于长相丑陋的异己来说,也许是源于人类的排他性及内心深处的不安全感,人类对其充满了歧视的同时也带着一些狂妄的优越感,一如在这个地球上,存在了很多很多年的种族歧视一样。

在Wikus的帮助下,外星大虾终于登上回家的机舱,并留下一句话:三年后,我会回来的。因为他答应过他,三年后,会回来将Wikus重新变回人形。三年后,那个外星大虾会回来吗?或许,三年后的《第九区》续集会告诉我们。

在诸多的科幻电影中,外星人通常具有比人类文明高级得多的文明,飞船啊、战舰啊、武器啊等等都比人类先进得多。外星人的外形上,却走向两个极端,要么丑陋无比,要么与人类形象类似,这或许是源于人类有限的想象力,更多的或许只是电影创作的需要,在大荧幕上需要被普通观众接受而已。试想,如果阿凡达的男女主角被设计得丑陋不堪、与人类本身的形象大相径庭,还会对全球的观众具有如此大的吸引力吗?

本文由澳门钻石唯一旗舰赌场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非主流的科幻片,城管大队长向钉子户的华丽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